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热点新闻
德国柏林心脏中心学习体会
李 军  2019-07-24

201812月—20192月,我有幸到德国柏林心脏中心进修心血管麻醉。经过3个月的参观学习,我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打开了眼界,认识到我们与国际先进心脏中心的差距。在此,我把这3个月的学习见闻分享给读者。

报到时,德国柏林心脏中心麻醉科主任库普(Kuppe)教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还亲自带我参观了手术室,把我介绍给科室同事认识,并安排秘书带我完成了医院的各项报到手续。Kuppe教授幽默又平易近人,每天交班前都和同事侃侃而谈,我从大家的笑声中能感觉到科室的氛围很融洽。每天交完班后他都会向我介绍当天的特殊病例,并和手术间的麻醉医师打招呼,让我跟着他们学习。德国柏林心脏中心无论是医院整体环境、配套设施,还是医师的工作能力及工作流程等方面,都非常值得学习和借鉴。

医院概况

德国柏林心脏中心位于夏洛特(Charite医学院魏尔啸(Virchow)院区,成立于1986年,2014年开始与柏林洪堡大学夏洛特医学院正式合作。德国柏林心脏中心是由四栋楼房组成的庭院式建筑,内部互相连通。这里共有160余张床位和8个手术间,其中两个为小儿心脏手术间,还有两个为杂交手术间;有手术室内重症监护病房(ICU)床位6张,由麻醉医生负责管理,术后ICU包括一个小儿ICU和两个成人ICU,床位共50张。麻醉科共有麻醉医师25人,麻醉护士近30人。年手术量超过3500例,其中小儿心脏手术600余例、经导管主动脉瓣置入术(TAVI)手术近500例、心室辅助植入术近200例、胸腔镜瓣膜手术500余例、心脏移植手术30余例、肺移植20余例。

医院内道路宽敞、整洁,有很多树木花草。病房楼内的墙上布置了医院的功勋医师及护士画像或者一些风景画。医院候诊及陪护条件舒适,候诊室备有饮水机以及当天的各种报刊杂志。院内的门大多都是自动感应或半自动,装有闭门器,不会发出关门的声响。病房的设计更是体现了人文关怀,让患者感觉惬意。医护人员休息室备有咖啡机、微波炉和电冰箱等设施。麻醉科师交班室空间很狭小,仅能容纳10人左右,但每天早上交班的氛围很好。手术室空间不大,但布局非常合理,各种监护仪器一应俱全,包括一些先进的仪器,比如食道超声机器、快速加温输血装置、脑氧饱和度监测仪、一氧化氮吸入仪等。德国柏林心脏中心整个医院的环境和医疗设施都是围绕患者和医护人员贴心设计,无论是就医环境还是工作环境都给人以非常舒适的感觉。

工作流程

麻醉科每天早上6:45准时交班,由主管医师介绍每个手术间的患者情况、麻醉注意事项,同时分配手术间。麻醉护士7:00之前完成患者麻醉前的准备工作,包括麻醉药物、外周静脉通路、气管插管及深静脉穿刺的物品准备。主麻医师7:00准时进入手术间,进行麻醉诱导。外科手术助手一般7:30进入手术间,协助麻醉医师和麻醉护士完成患者术前准备,包括备皮、摆体位等工作。主刀医师8:00进入手术间,切皮前进行三方安全核对,然后开始手术。整个手术过程充分体现了德国人的严谨态度,所有的准备和操作都有相关的流程,麻醉医师的诱导和维持,以及术中血流动力学的调控都遵循了相同的原则,这使得整个团队在手术过程中始终保持着高效和流畅。大多数情况下麻醉医师每天的工作时间为8.5小时,其中有半个小时的休息。这里有很多不同时间段的排班,基本保证了麻醉医师正常的工作时间,而不至于像国内麻醉医师那样每天都处于超时间超负荷的工作强度中。这里的麻醉科还有单独的术后监护室,很多心脏手术可以进行快通道麻醉,在麻醉监护室内拔除气管导管。

临床收获

一是学习疑难复杂病例的外科治疗经验。这里的手术病例以高龄、复杂、微创手术为主,这三类手术几乎占据总手术量的70%。有些患者病情非常严重,手术风险极高,成功可能性非常小,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医师还是会竭尽全力去救治,这得益于德国强大的医疗保障体系和患者对医师的充分信任、尊重。正因为这样,我看到了很多国内可能是手术禁忌的疑难复杂病例的外科治疗。他们的麻醉医师在这类病例处理中的经验对我今后的临床工作也有很大帮助。

二是了解了一些国内处于起步阶段的手术,比如TAVI手术、心室辅助手术。这类手术在这里已经成为常规,有一整套的麻醉处理流程,即使是年轻麻醉医师也能完全胜任此类手术的麻醉管理。尤其高龄危重主动脉瓣重度狭窄患者TAVI手术的麻醉,对于我们国内的医院来说仍然是一个很棘手的事情,而这里的麻醉却看似很轻松随意,其实他们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大量病例的摸索才形成一套规范。经过近20TAVI手术的学习,我已基本掌握这项手术的麻醉方法。至于心室辅助手术,国内大部分医院还处在最初级的阶段,和这里每年近200例的数量不具有可比性,通过10多例的参观,我也积累了一些麻醉处理方面的经验。

三是有幸参加了该院面向全欧洲招生的食道超声(TEE)学习班。其实在临床工作中每个手术间都有超声机器,每个麻醉医师术中都要监测食道超声,在国内,很多时候TEE只是评价手术效果的一种手段,但这里已经完全将TEE当作是心脏手术中的一种常规监测方法,已经逐步取代了漂浮导管(SWAN-GANZ)监测,而且很多微创手术都需要在超声的指导下才能完成。我以前没有接触过TEE,但通过三天的理论与模拟操作学习,对食道超声的基本概念及标准切面、常见的TEE应用都有了很全面的了解,也逐渐对TEE产生兴趣,期待以后可以在临床中熟练掌握TEE,更好地指导心血管手术的麻醉管理。

四是接触到部分世界先进的治疗方法,这些方法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由于欧洲宽松的医疗环境,很多由美国研发的创新型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技术都会首选欧洲进行上市前的临床观察。比如介入下治疗三尖瓣返流的技术和介入下治疗室壁瘤的方法,这些治疗方法跟传统的方法相比较,可能存在很多缺陷,但他们敢于创新、敢于尝试的精神还是非常值得学习。

五是学到了德国柏林心脏中心麻醉科的一些基本理念。回国后经过一周的临床实践检验,德国经验对自己在处理危重心血管疾病患者术中麻醉管理和血流动力学处理上有很大帮助。通过运用学到的方法来处理这些病情复杂的患者,能取得非常满意的效果。

六是遇到了非常好的德国老师。Kuppe教授平易近人,当我在看患者的病例(都是德文)时,他经常会主动用英语给我介绍这个病例有哪些特殊的情况,术中应该关注哪些方面。每次我用不太熟练的英语跟他交流,他都认真而耐心地侧耳倾听,给我解答各种问题。还有位医生叫亚历克斯(Alex),他出生于保加利亚,在德国柏林心脏中心工作15年以上,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老师。他已经取得了欧洲成人和小儿TEE的资格证书,平时非常愿意教我有关TEE方面的知识。他对中国的茶文化很感兴趣,我和他逐渐成了好朋友,不但探讨学术方面的东西,还经常一起聊家常。临回国之前,他特意邀请我去家里共进晚餐。我还有幸结识了一位越南来攻读博士学位的小儿监护室医生,他已年过50,精通四国语言,经常和我一起讨论小儿心脏手术的相关问题,他还教我怎样练好口语,慢慢地我俩也成了朋友,还相约有机会到彼此的医院参观。

总之,在德国柏林心脏中心,我度过了愉快而充实的3个月,希望将来有机会还能走出国门,去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心脏中心参观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带动科室同事,努力做好心血管麻醉,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

 

作者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
澳门线上老虎机平台,在线葡京赌场开户,网上真人赌博公司